陆朝言

杏默。史家,包括剑无极。三杰。大概是个空all?雷枸杞,最绮

自己写的,并没有什么意义

饿死了。想吃空煞

闹心

没啥意义的写

“您好,请问几位”

笑容清甜的前台旁边是热火朝天人声吵杂的晚宴景象,旁边还有一溜子等待的顾客,大冬天的,排在外面去了,像一条弯弯扭扭的小尾巴。

剑无极提着在小饭馆里面打包好的饭菜,慢悠悠的往家走。他今天不想做饭,想吃点热和又有味的东西,然后早点睡觉。

“送你~送到~小城外诶~有句话儿~要交代~”

一打开门就听到余音绕梁的独唱打着波浪钻近自己的耳膜。剑无极见怪不怪的重新在鞋柜里拿了双拖鞋换上。

听到动静的人停止自我陶醉,枕着沙发歪向门口,看到剑无极好像很开心的挥了挥手“hi~”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。

“进别人家还唱歌,你懂不懂礼貌啊”还唱的这么难听。

对方丝毫不介意剑无极的嫌弃,坐起来看着他手里的打包盒。剑无极无视他的目光将食盒搁在桌子上,自顾自的打开,一时间整个房间飘香四溢让人食指大动。“不请自来,没你的份”

跟个野猫一样,想来就来想走就走。

“唉,爹不疼娘不爱的,兄弟也怪我,为了混口饭吃天天枪口下讨生活,阎王爷看我可怜又是烂命一条,直接不收,结果现在遭人嫌弃,我还不如。。。”戚戚哀哀的哭诉从后面幽幽的传过来,甚至还带了哭腔。让人心生爱怜忍不住停下来好好关怀这个身世悲惨的年轻人,一些心软的甚至还想把他带回家给他食物和被窝。

 但剑无极面对他影帝级别的表演无动于衷,连个转身都没有。他知道对方再怎么真情实感的悲伤,他的眼里也是没有泪的。

他要是不会表演,早就被人吃了。被他骗到带回家的可不只是剑无极一个,不过其他人下场就没剑无极这么好了。各个被他外表所骗,最后自己的势力和资源被一点点瓦解侵吞,输的连底裤都不剩。

现在又想来蹭饭?一根豆芽都不给你。

剑无极回身看了他一眼,对方刚打了个哈欠逼出了一点眼泪,看起来更加可怜动人和逼真了。

赶在对方开口前,剑无极说到:自己煮饭,我吃完了还没煮好就不管你了。

“好哒好哒”得到赦令,立刻蹦起来抱着剑无极的腰撒娇“还是你对我最好了啊”然后咬走了剑无极筷子上的肉。

看着他熟门熟路的跑到厨房叮呤咣啷一阵响,剑无极有些无奈的坐下来开始吃饭。

认识七年,在一起三年,真正恋人身份相处时间断断续续不知道该怎么算。在这段时间里面他们分分合合吵架都不知道多少次了。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莫名其妙的在一起,一点道理都不讲。三观不合,职业不准。每次吵架冷战都跟绝交一样。感觉除了真正的绝交,什么体位他们都玩过了。

 喜欢是纯粹的,谈恋爱是五味掺杂的。喜欢是喜悦的,谈恋爱是会让人变态的。

快速越过一开始的纯粹喜悦后面就是各种磨合和折磨,各种情感变成烈火烧的人心焦,下面是一条叫做爱的暗河。烈火灼心沿着河岸蜿蜒曲折望不到头。

隔壁的小情侣恩恩爱爱的样子,自己一会要去同事那里捞自己的伴侣。

警局大门还没走出去,就被对方按在大门上来了个法式湿吻,最后被自己狠揍一拳,觉得他真是太讨厌了。

在别的恋人等着对方下班回家一起吃饭的时候,他对对方的失踪心神不定,听到一点不好的消息就心惊半天,害怕看到无名氏的尸体。

除了自己还有谁给他收尸,他的那些好兄弟吗,到时候他们谁死在前头都不知道。

剑无极愤愤的把肉吃光。

直到吃完,厨房里都没半点动静,剑无极拿着碗筷进去洗,看到那个睁开眼嘴巴就不听的人,正老老实实的盯着电饭煲一动不动。等到叮的一声,开心的掀开盖子。水蒸气立刻冒出覆上他的脸,显得他更加无害。

剑无极正要把碗筷往水池子里放,被对方接过去说别洗了,我就用你这一副。

剑无极早早的洗完上床躺着,还把灯关了。听着对方轻手轻脚的在外面走来走去,然后被窝被掀背后一凉,一个外冷内热的身体贴了过来把自己当抱枕一样抱着。

剑无极睁开眼,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看到那些家具变成几何体沉默着,只有贴在脖子的呼吸热度和起伏是那么清晰。

对方似乎也累了很久,一沾到枕头就进入睡觉状态,搂在腰上的手也有些无力的松开,剑无极觉得有些重,想把手移开。结果刚握住他的手,对方一个惊醒把他搂的更紧。

剑无极想回头让他放松,就被封住了嘴巴。

几乎是单方面压制,自己的身手在床上每回都败下阵来。小空的技术真是符合快准狠这三个字,迅速咬住目标再慢慢折磨。曾经剑无极骂他是王八,咬住就不松口,然后就被浑身尝了个遍。

“啊啊。。你一定哈。。要这么使劲么!。。”

“我笨嘴拙舌,不善言表,只能用行动证明,你不会连我这一点也要没收吧。。。嗯。。你真棒,我爱你”

几乎和爱自己一样爱着你。

闹铃不知疲倦的响了几轮剑无极才挣扎着醒过来。身体酸疲的感觉要废了。说好了早点睡结果不知道才睡了几个小时。

野猫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剑无极靠在床头过了一会才笑出来。

昨晚摸到对方身上又有几道新疤,再加上自己新增的。

真是危险又糜烂。

下次再见面自己一定要数一数。


安利偏了的感觉让人焦躁【拍桌】

是不是我漏掉了。但是好像真的有一篇空煞不见了???!就是小空让煞魔子在床上哭出来,他在他的耳边徐徐诱导在自己得身边才是最好的   怎么这个文不见了吗   最后煞魔子当了小空学校的图书管理员

好想吃风月啊

我的空剑就能ooc的飞到天上去   只是套用两个名字  

邮差空x异客剑小段子一则

好想给空空穿八十年代的衣服啊  觉得特别好看  不用使劲倒腾   就一身运动休闲装穿起来就很随意潮流了  再挂个斜挎包   让他去卖票【你够了】   白衬衫,花衬衫     饼饼说让他去送信   我觉得也很好啊  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冬日天亮的较迟,夜幕还像一个棉被盖着这个南方小镇,偶尔听闻两声犬吠从远处传来,零星灯火逐渐点亮,勤劳的早点摊主已经开始准备这一天的买卖,再过不久,这个小镇就会苏醒。

油条包子豆腐脑,食物入油锅的刺啦声响和香味像是长了眼睛的手,穿墙钻巷勾着每一个人肚子里的馋虫。而同样能够穿行于街头巷尾惹人喜爱的就是亲爱的邮差史仗义。

此刻的史仗义正边吃早饭边翻看今天要送的信件,瞧见那个熟悉的地址,把它放在最后面。然后戴上手套,出门去了。

一身军绿色的邮差装,戴着白手套,斜挎一个装满信件的布包,蹬着黑色的自行车,优哉游哉的穿过大几小巷,挨家挨户的把信件塞到门口的信箱里,或者遇到亲自来取信的, 他便拿着信件边念xx街xx门号的xx是吗~,然后微笑着抬眼看人。

总是能把大姑娘小姨子撩的春心荡漾,心里扑通响。

小镇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喜欢他,家世清白,长得好看,见人就笑眯眯的,知道他家底背景的夸他是个靠自己不靠老子的好孩子,不知道的就觉得他是个待人亲切又敬业的好邮差。

面对这些赞美,史仗义都理所当然的收下了,他喜欢这份工作,喜欢被人夸奖。他觉得自己是个骨子里带有浪漫主义和追求完美的人,而邮差总是能给人带来幸福。

这符合自己的身份和审美。

啊。自己真是伟大。

每天他最乐意的事就是整理要送达的信件,欣赏那些人收到信件的反应,在他们的感谢中去往下一家。

但也有例外的时候,那就是他送出的信件装的是收件人不想要的信息。

这个时候他会配合的做出惋惜的表情,静静的离开。

说白了,他人的喜悲与他无关。

除了一个例外。

来自东瀛的风间烈今日不用去餐馆帮忙,也照常早起,因为算算日期今天是家里信件到来的日子。

听到声响就推门出去,果然看到那个熟悉的军绿色身影,正支着两条长腿在他家门口,车头歪向一边,从背包里摸出一封信件。看到风间烈的出现,也不意外的说:早啊~ 

风间烈迫不及待的接过来信看了一眼。

不是他想要的。

史仗义从他的神情做下了判断。

这是自己第几次看到他这种神色了呢,那双眼睛还是笑起来好看啊。

史仗义看着他道谢后转身。

“叮铃叮铃——”

背后清脆铃声响。

风间烈听到声音回头,看见史仗义靠在车头撑着脸,笑着对自己说:

这是今天的最后一封信,要不一起去喝一杯,我请客~

 


意味不明。。。

南方总是潮湿的,入秋后洗干净收好的衣服隔段时间拿出来总是带着一股湿气。史仗义怀念秋日晴天里的阳光,暖洋洋的晒在身上有助于睡眠。果然,自己还是喜欢热乎乎的东西啊,摸着刚铺好的新床单,入手冰凉得不近人情“嗯。。”四肢伸展的趴在床上,像一只伸懒腰的猫。捞过早上险险赶上一律阳光照射的被子,把自己埋在里面浅眠了起来。
剑无极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不甚规整的画面,被子被人揉成一团,抱着它的人只露出半边脸庞,双肩跟着呼吸起伏。眼眸紧闭,睫毛形成小片阴影。剑无极放轻脚步给史仗义脱去了鞋子,翻出另一床薄被给他盖上。看着对方贪睡不设防的样子觉得好玩,想伸手戳戳那个婴儿肥,但还是忍住了。